中國男子: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不會「買」越南新娘!

by dmwangxin2018-10-26

導語:在別人還穿著短袖的時候,24歲的越南姑娘小秋就已經早早換上了秋裝。她有著越南女人最典型的長相,身材乾癟瘦小,看上去有些營養不良。頭髮稀疏,髮際線靠後,遠看就像是個40來歲的婦人,可湊近了細瞧,卻是一張十幾歲的臉,稚嫩,還常常神色茫然。

「如果老天爺再給我一次重來的機會,我一定不會選擇去‘買’越南新娘。」

小陳師傅說這話的時候,他的越南新娘小秋正坐在一旁玩手機,聽不懂中文的她,只抬眼沖我們燦然一笑。

越南新娘小秋

中國的秋天,真冷啊。

在別人還穿著短袖的時候,24歲的越南姑娘小秋就已經早早換上了秋裝。她有著越南女人最典型的長相,身材乾癟瘦小,看上去有些營養不良。頭髮稀疏,髮際線靠後,遠看就像是個40來歲的婦人,可湊近了細瞧,卻是一張十幾歲的臉,稚嫩,還常常神色茫然。

不認識小秋的人,都以為她是個啞巴,其實她只是不會說中國話,白天除了幫忙剪線頭,她就在低頭猛刷手機,那個手機是認識幾天後,小陳師傅在越南花了2500塊錢給她買的,沒人知道她整天都在看些什麼,卻總有人跟小陳嘀咕:小心她是在百度逃回越南的路線以及沿路如何求助。

其實,小秋還是很喜歡中國的,起碼這裡的生活要比在越南舒服的多,只是這裡沒有綠芭蕉和紅木棉,也聽不到川流在街巷裡熟悉的語言。夜色漸暗,她坐在丈夫小陳的電瓶車後座,橫穿南部商務區,迎著風駛向位於輕紡城的出租屋。滿眼都是高樓大廈,處處都是燈火霓虹,仿佛都在提醒著她:這裡是寧波,不是越南。

這是他們每天回家的必經之路。如果再晚些,周圍的燈火也更亮。(龔晶晶 攝)

據《中國新聞週刊》2015年報導:在中國,據不完全統計,越南新娘已超過10萬,具有合法婚姻者不到半數,她們大多身處農村,貧窮,且沒有戶籍。

1991年,兩國關係恢復正常,中越跨國婚姻開始迅速膨脹,在貧困線上掙扎的大量光棍和渴望到日漸富裕的中國改變命運的越南女孩心願不謀而合。

2002年之後,陸續出現介紹越南女孩的職業婚介,越南新娘來華網路先從廣西、福建開始,隨後,迅速傳入廣東粵北地區,再進入江西、浙江、湖北、湖南、直至東三省。

2010年以後,在公開報導中,原先白衣柳身的「越南新娘」被貼上了更多標籤:越南出口的特產,光棍節網購的爆款,集體逃跑的常客,人口販子的獵物,電線杆上廣告的主角,甚至是[色.情]場所裡招攬生意的招牌。

曾經,我也以為越南新娘離我們的生活很遠,直到遇見小秋。

買妻

第一次遇見小陳師傅和他的越南新娘,是在他們結婚後的第3個月。

小陳,江西人,36歲,在南部商務區一家服裝定制店裡當裁縫。雖然平日裡看著笑呵呵的,其實性子虎的很,據他自己說,上一份工,就是因為雇主說了幾句不好聽的話,傷了自尊,所以才賭氣跑了。

為了配合自己的人物設定,他還特意在右邊胸口處紋了一隻老虎。走訪那天,他穿一件已經洗的看不出是粉色還是白色的襯衣,因為工作間有些悶熱,領口敞開,正好露出那只老虎的尾巴,紋的有些粗糙,就像他給人的感覺一樣,乍看像老虎,細看卻像只貓咪。

這樣的性格在婚姻中也體現無疑。他虛張聲勢的大男子主義,在強勢的前妻面前,潰不成軍。最後離婚收場,留下的一雙兒女,也被他送回老家,讓父母撫養。「單身的8年裡,也談過幾次戀愛,相過幾回親,可最後都沒成,女人實在太麻煩。這個要哄著,那個要依著。」小陳覺得,在下一場婚姻裡,自己該是只老虎,而不是貓。

與新聞照片上的這個越南新娘相比,小秋要黑上許多,也更瘦小,可20出頭的青春氣息,還是深深吸引了小陳師傅。

與以往的戀愛相比,越南女孩溫順乖巧的形象,撓的他心裡癢癢。

小陳告訴我,在他的老家江西鄱陽,幾乎每個村都有越南新娘,光他們村就有四五戶。她們有的是通過正常管道來到中國,有的則是被拐賣、偷渡入境,有人剛到一兩年,正在留下還是離開的選擇中彷徨,有人則一呆幾十年,生兒育女,然後終老。「這幾年查的嚴,嫁過來的越南新娘多數手續齊全,合法合規,與買賣相比,更像是一場尋常的跨國婚姻。無非就是仲介費高一點。」

「我們那裡要娶越南新娘主要有兩個途徑,一是仲介那邊有一群現成的可以挑,二是仲介安排我們自己飛去越南選。」小陳口中的「仲介」,其實就是一些娶了越南新娘後,自己也開始做起跨國婚介的本地人。專門走街串巷,尋找村裡的光棍,推銷越南新娘。「我想著去越南挑新娘雖然價格更高些,但好歹選擇更多。」

天堂很遠,中國很近

内容未完结,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喜歡就加line好友!!!

點擊關閉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