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男子: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不會「買」越南新娘!

by dmwangxin2018-10-26

2017年11月,小陳師傅穿上從天一廣場花幾百塊錢買來的西裝,揣著父母在老家東拼西湊的幾萬塊現金,和其他幾個「買主」,一同坐上了飛往越南的飛機。這是他第一次出國,也是他第一次坐飛機,一路上既興奮又有些暈,直到落地,小陳才想起來,自己還不知道給他介紹越南新娘的「老表」全名叫什麼。心裡開始隱隱有些不安。

很快,當地就有人把他們接到了越南永隆一處破舊的小旅館安頓下來,11月的越南,天氣熱的像是寧波的8月。

原本計畫年前把新娘帶回去,可小陳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在這個日租金不到10萬越南盾(約30元人民幣)的小旅館裡,一呆就是整整四個月。

和仲介之前的廣告不同,他們每天每人只能見到一個女孩,可以互相交換聊天, 「不像你們想的那樣站成一排,可以隨便挑隨便選,哪有那麼好的事。其實就跟相親一樣,沒有強買強賣,要雙方都看對眼了才行。」

「來之前,他們跟我說,如果同意每年給女孩娘家寄5000元人民幣,就能給我安排好好過日子,更聽話的姑娘。要是再加3000元,就能安排天天上班補貼家用的女孩。」小陳選擇了後者,所以仲介費也比其他人稍稍貴上一些,一共8.6萬元。

小秋是他見到的第五個姑娘,前面幾個,不是漂亮的看不上他,就是他看不上別人,只有小秋,眼神羞怯,看上去符合他擇偶最重要的標準:溫順。女孩通過仲介,只問了他兩個問題:「叫什麼名字。」「每個月能給她家多少錢。」顯然,小陳的答案,讓她還算滿意。

第二天一早,小陳就西裝筆挺地出現在了小秋家,和她的家人詳談起了結婚事宜。小秋是家裡的第6個孩子,父母已經離婚,家境貧寒。雖然語言不通,但在她家那個石棉瓦搭建的院子裡,親朋好友們都紛紛豎起大拇指對小陳「中國人」的身份表示贊許。

原來,越南一直有女性外嫁他國的歷史傳統,從前對日本、韓國等發達國家趨之若鶩的越南適婚女性,自2008年後,開始把目光投向中國大陸。

那一年,越南受金融危機影響,很多越南女孩失業賦閑在家,而電視直播裡北京奧運會的滿天煙火照亮了中國崛起的現實,也點燃越南女人的幻想,中國大陸自此出現越南新娘潮。

在越南開始流行起這樣一句話:天堂太遠,中國很近。

逃跑的新娘

喜宴那天,小秋租了一件廉價的婚紗,所有賓客席地而坐,小陳很是高興,在人群裡推杯換盞無比豪邁。他不知道的是,就在自己舉辦婚禮那天,老家隔壁村又跑了一個越南新娘,懷著孕,已經8個月了。

故事的轉折發生在婚禮後。有人告訴小陳,因為小秋身份證上的出生日期要比實際的小幾個月,所以在中國辦理結婚的資料需要再等上一段時間,這一等就是四個月,就連除夕夜小陳都是一個人在清冷的越南度過的。這一趟,他前前後後一共花了14萬。比仲介事先溝通的要多上不少。「這錢,都夠我娶個中國媳婦了。」

手續齊全後,小陳帶著他的越南新娘小秋回到了寧波。可這段婚姻裡隱藏的不安,卻在飛機落地的那一刻,悄然滋生。

來到中國後的小秋,一反在越南的溫順,變得喜怒無常,她不會說中國話,唯一認識的只有小陳,一個人來到異國他鄉的恐懼漸漸將最初的欣喜沖散,而且她發現,自己的新婚丈夫也沒自己想像的有錢,就連電瓶車和手機都是貸款買的。原本以為可以通過嫁人逃離貧困的女孩,殊不知只是換了個國度,繼續與貧窮共處。

回國後,小陳拜託老闆娘,給小秋安排了一個在店裡剪線頭的工作,以方便24小時呆在一起。最近,他總是接到老家的電話,母親憂心忡忡,說是新聞裡說他們縣又跑了幾十個越南新娘,讓他把小秋看的緊些。小陳卻不敢告訴母親,這幾天,小秋正因為他不肯給娘家寄錢鬧脾氣,已經不理他整整2天了。看著她背過身去有些冷冰冰的背影,心裡暗暗叫苦。

目睹全過程的老闆娘,對此概括得一針見血:「在他眼裡,這是買賣關係,對方會無條件服從。可在女孩心裡,這就是婚姻。」

最後一次看到他們的時候,小秋剛剛懷孕,還是乾瘦營養不良的樣子,不愛笑了,也不愛理人。而嚮往成為老虎的小陳,依舊還是一副貓的樣子。因為要照顧小秋,開銷大了,收入卻比從前少了許多。

似乎沒人說得清:在這場貧困與貧困的對賭裡,誰才是真正的贏家。



喜歡就加line好友!!!

點擊關閉提示